十九大笔谈

马克思主义对当代西方史学理论的影响


发布日期:2018-05-11 作者:邱守刚

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对当代世界正在发挥着日益强烈的影响。在当代国际史坛享有盛望的英国著名史学家杰弗里·巴勒克拉夫(GeoffreyBarraclough)并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学者,早期的他更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反马克思主义者。他认为,马克思主义对历史学家思想所发生的真正影响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才开始。他阐明了一个深刻的认识:唯物史观的科学理论在多大程度上能够被人们接受,取决于人们能够在多大程度上从现实生活体验中感受到它言之有理。他认为,今天仍保留着生命力和内在潜力的唯一的“历史哲学”,当然是马克思主义。他说:“我们已经看到,马克思主义不仅是共产主义国家中强大的思想力量,在整个亚洲也是十分强大的思想力量。马克思主义对非共产主义国家的影响也同样强大。”

在当代西方的非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当中,有相当一批造诣深厚、享誉国际史坛的著名学者,也像巴勒克拉夫那样,力求以冷静的理性态度对待马克思主义。美国著名史学大家、纽约布法罗州立大学教授伊格尔斯(Georg G·Iggers),也高度评价了马克思主义对当代西方非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巨大影响。他指出:“马克思主义明显地影响了非马克思主义史学家,把他们的视线引到历史中的经济因素,引导他们研究被剥削者和被压迫者。”另一位美国著名史家、杜克大学历史学荣誉教授哈罗德·T·帕克(HaroldT·Parker)也指出:“马克思采取了正确的态度:他分析了跨越时代的社会总和体。然后,他把杂乱无章的历史纳入自己的分析范围,并把它析解得井井有条。这是很有意义的。人们已经认识到,衡量一种思想理论或精妙创作的伟大程度的一个尺度,就是看它在多大程度上解决和容纳了杂乱无章的问题。”他指出,马克思的理论在指引历史学家关注被压迫者、经济和社会条件以及制度性结构方面,影响巨大,而且具有国际价值。

享誉史坛的法国年鉴学派属于非马克思主义史学流派,但他们的一些主要代表人物从不讳言从马克思主义那里所受到的巨大影响,就连观点偏右并反对马克思主义的年鉴学派著名史学家拉杜里也不否认:“马克思主义也对年鉴派起了积极的影响,特别是1950年到1970年这个阶段。”法国年鉴学派一些主要代表人物的许多言论也表明他们服膺于马克思及马克思主义的史学研究方法,用年鉴学派创始人之一吕西安费弗尔的话来说,“马克思表达得那样完美的许多思想早已成为我们这一代精神宝库的共同储备的一部分了。”该学派第二代大师费尔南·布罗代尔确认,正是马克思首先从长时段出发,构建了真正的社会模式,这是他本人从中获益的一种最经久的成果。布罗代尔认为,马克思主义理论对当代史学研究的渗透和影响是多方面和显著的,它使人们抛弃传统观点而提出新理论。这些都无疑表明了当代西方史学中许多有价值的思想成果是得益于(或借鉴于)马克思主义的。

由此可见,马克思主义作为人类文化宝库中的遗产对当代西方史学普遍产生了影响,马克思主义已经成为他们思维方法的一部分。

以此,从另外一个角度解读习近平总书记“马克思的学说依然闪烁着耀眼的真理光芒”。

(作者单位 人文学院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