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中国小说评选

一场虚华梦,埋葬了谁的青春

发布人:  发布时间:2013年03月26日    浏览次数:[]次

一场虚华梦,埋葬了谁的青春

天,空蒙蒙的,云朵儿躺在那,惬意的波澜不惊。闲坐书桌前,翻开宁夏大学报,品读最爱的“持灯使者”。脑中募地又出现了淮海坊狭小的空间,沉闷的古木里散发着潮湿的气息。月儿耐不住寂寞,调皮地跳上枝头,洒下一地的柔光。《点绛唇》,那是部让人纠结的小说。在这个空茫的月夜,我写下了读之感。

在以前的人们看来淮海坊是多么的美好,百多幢中西合璧联排式三层住房,闹中取静,幽美高雅。同样它也是那个时代多少少女们梦想的去处,殷实富足,要是能在那儿有一间方方正正亮亮堂堂、煤电卫齐全的婚房,简直就是公主王妃一等的角色。宁采萍就是这当中的一个,羡煞了多少人,但昙花的美就是那么一瞬间,这背后的辛酸又有谁知道呢?

这篇小说看到一半的时候我就没办法看下去了,因为那该死的结果我已经想到了。也许在宁采萍成为梦想中的“淮海坊的女人”时就注定了这个结果。她很喜欢虞志国不假,但那都是青春少女时不成熟的爱恋。再说她嫁入虞家仅仅是因为很爱虞志国,还是为了摘得青春少女时代梦寐以求的桂冠——成为“淮海坊女人”,这恐怕连她自己都分不清。其次是虞志国这个让人很难说好与坏的男人,对他的前女友来说可能是好的,万里迢迢,苦苦守候,一片痴情,感人至深。但对宁采萍他又是多么地不负责任,没担当,可耻到了极点。不喜欢她,为什么要娶她,让她二十来年苦苦等候?宁采萍只是一个替代品,再加上她飞蛾扑火般往那螺壳里钻,结果谁都能预料到但也是谁都阻挡不了的。也许有一天等她看清了淮海坊的真面目她自己就会懂得,可她能看清吗?或者看清了她还能回得了头吗?

在我眼里这一切发生得很自然,看看我们现在生活的社会环境,我想这一切都会明明了了。宁采萍这个人充满了悲剧性,更悲剧的是她自己一点也不觉得。对虞志国不成熟的爱,使她摘取了 “淮海方女人”的虚荣;虞志国的不敢担当、不负责任为她堆起了二十年的青春坟墓。虞志国的抛弃被她知道时,想来的只有报复。无助中抓着了棵不该抓的救命稻草,却不承想,这并没有把她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反而从虞志国的坑里又跳到了徐贵棠的坑里,更让人悲悯的是她还想在这坑里一直待下去。当然我们不能说她什么,不然现在也不会有那么多青春少女去充当别人婚姻的第三者。再回头来看看和她一同相处了几十年的章梅芳,出世是多么得老练,眼光是多么得毒辣!这不是一个人天生俱来的,而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练就的。工作上,宁采萍和章梅芳一样不乏天赋,办公室主任、工管部主任不都做得有声有色么?心相好,不怕缠,多难个事,总归有法子解决。但在为人处事,尤其在婚姻问题上,可以说真不是一个等级。宁采萍画地为牢,在自己假象的幸福里消耗了二十年的光阴。这又是谁的错呢?

二十年流逝的岁月和青春换回的是三十万,拿身体去报复虞志国换回的是二十万和被人家无情地从生活中剔除。二十年,人一生有几个这样的二十年,什么都没留下。就连自己辛苦养大的女儿,也因了自己冲昏了头的淮海坊思想,嫁给了香港富商。女儿离她远去,就留下她一人,孤苦伶仃。也许这是一件好事,可以让她静下心来好好想想“淮海坊”,可以反思那儿真的有那么好吗?不是那儿的人更加自私、蛮横无礼么?不是那儿拥挤得有时候让人喘不过气来吗?现在终于出来了,离开了那个毁掉她几十年岁月的伤心地。

虚荣的迷雾遮住了双眼,和着不成熟的爱酿成了,酿成了二十年没有结果的等待,不是不懂,是不想从梦寐中醒来。梦总会醒的,终有一天会发现,自己已经种下了苦果,苦果只有自己去尝。尝过苦果也许会洗去内心的薄雾,唤醒新芽的鹅黄浅绿。

被那该死的淮海坊邂逅的日子过去了,该留点时间为自己点绛一下红唇了。

上一条: 灵魂的洗礼

下一条: 塑造心灵 培养情趣

【打印】  【收藏】  【关闭】

地址:宁夏银川市西夏区贺兰山西路489号  邮编:750021 宁ICP备010046
总访问量:
今日访问量:
本月访问量:
总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