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宁大人物>>正文
宁大人物

胡玉冰:板凳甘坐十年冷 文章不写一句空

发布人:  发布时间:2009年11月16日    浏览次数:[]次

楔 子

我在校报编辑部实习,接受的第一个任务是采访人文学院教授胡玉冰博士。我在脑海中勾画着这位学者的形象:他应该是一个穿着古板、脾气古怪满腹经纶、不苟言笑的老学究吧。万一他不甩我怎么办?……可当胡老师走进编辑部的那一刻,我才发现先前的猜测完全错了——原来是位少帅呀!近一米八的个头,淡蓝色牛仔裤,简约风格的皮夹克,打扮得体自然,潇洒帅气。沉稳的步履透着从容与大气,给人很平易舒服的感觉。胡老师在校报编辑部缓缓落座,“小姑娘好”,他主动亲切地向我问好。于是采访在愉快轻松的气氛中开始。

根深才能叶茂。人不能选择出生的地方,却可以选择精神的家园,不是一流大学,也能做出一流的成果。

1987年秋,对古汉语有浓厚兴趣的18岁少年胡玉冰,从容地走出吴忠中学的高考考场。他以全区语文单科第一、总分第四名的优异成绩,被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古典文献学专业录取,成为中国最高学府在宁夏录取的第一位古文献专业考生。

四载寒窗苦读,春去春又回。1991年,这位当年曾名倾一时的“语文单科状元”,悄无声息地告别了未名湖,默默地回到养育他的西夏故地最高学府——宁夏大学,从事古文献学教学科研工作。整整十五年了,没有令人艳羡的头衔,没有五花八门的奖杯和桂冠,也没有媒体炒作后闪亮的光环,作为人文学院最年轻的教授,在胡老师身后,有一串孤独、艰辛却光彩熠熠的足迹。

霸国有史,夏鲜专书。西夏与辽、金并雄西北,元昊自造蕃书以纪国事,国亡之后,文义莫辩,遂至掌故失传。宋、辽、金三史有附传而弗详。宁夏为西夏故地,身为宁夏人的胡老师,由于大学四年专业的熏陶,宁夏大学古籍室坐“冷板凳”的修炼,使他对汉文西夏文献的研究兴趣与日俱增,很快便成为宁夏大学重点学科“西夏学”的学术梯队成员。仿佛有一股巨大的无形的力量推动着,使他在汉文西夏文献研究领域领跑。

已结题的科研项目:

1995年,以第二主持人身份参与的教育部全国高校古委会课题《西夏书事校证》结题,成果正式出版。

1998年,独立主持的教育部全国高校古委会课题《西夏志略校证》结题,成果正式出版,此为他的第一部专著。

2002年,独立主持的宁夏大学校级重点课题《宋元明清四朝汉文西夏文献丛考》结题,个人第二部专著《汉文西夏文献丛考》出版。

2006年6月,独立主持的2004年度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传统典籍中汉文西夏文献研究》结项,成果字数40万。

11月22 日,胡老师在校报编辑部接受采访。忽然手机铃响了,接完电话,他以平静的语调说:“看来,你们的采访给我带来了好运。”原来是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通知他说,《传统典籍中汉文西夏文献研究》结项成果正式入选第二批《国家社科基金成果文库》,该书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于年内正式出版,他成为西北地区社科界首位获此殊荣的学者。

看着胡老师仅有一页16开纸的“个人简况”,我完全被他丰硕的成果折服了,便不解地问:“你从事科研的感受是什么?”他略思片刻,用抑扬顿挫的男中音语调说:“根深才能叶茂。人不能选择出生的地方,却可以选择精神的家园,不是一流大学,也能做出一流的成果。”唐代韩愈《答李翊书》曰:“根之茂者其实遂,膏之沃者其光晔。”胡老师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即要想成就事业和学问,必须首先要打好基础。

胡老师之所以在古文献整理和研究领域取得如此突出的成就,是因为他扎扎实实地努力,对专业锲而不舍,方收获粲然。1991年至今,胡老师个人获得的科研经费近20万,发表学术论文近40篇,其中核心刊物16篇,有4篇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转载。公开发表的论文、论著总计逾百万字,在宁夏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学者中成绩斐然。

学术水平有高低,但在学术人格上都是平等的。搞科研是不断积累和提高的过程,只有量变才能质变,如果带有很强的功利色彩,那就不叫搞科研了。

诗人袁枚在《随园诗话》中说:“作史三长:才、学、识,缺一不可。”还特别说明:“识为最先。非识,则才与学俱误之矣。”“史才”,是指修史的才能,主要是指历史编撰和文字表达方面的才华和能力。“史学”是指占有史料和掌握历史知识,要能搜集、鉴别和运用史料,要有广博丰富的知识,还要深思明辨,择善而从。“史识”是指史家的历史见识、见解、眼光、胆识,即观点和笔法。

胡老师专业基础扎实,学术功底深厚。科研选题务实,且具有前瞻性,以汉文西夏文献和回族古文献为研究对象,把科研选题与促进重点学科发展和人才培养紧密结合起来,注重选题研究的长期性和延续性,注重突出地域和民族特色。以他本人为学术带头人,在自治区重点学科——汉语言文字学学科点形成了一个从事中国古典文献学研究的、富有学术创造力的博士群体。即将出版的《传统典籍中汉文西夏文献研究》以时代为经,文献为纬,首次把传统典籍中内容直接涉及夏州地方政权史、夏国史及夏国与周边民族关系史的各种汉文文献作为一类自具特点的特殊古文献来进行全面系统地研究,是西夏文献学学科体系构建的基础性工作和西夏学研究的新突破。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说的是作者的创作与文化的传承。胡老师十余年间苦读传统典籍,专心治西夏史,能勾稽载籍,抉摘异同,佚者补之,谬者纠之。虽非字字珠玑,却也篇篇用心。自非具过人之识,用心专而为日多,安能为人所为也。胡老师治学,口不绝吟于六艺之文,手不停披于百家之编。文不按古,匠心独运。或从浩如烟海的正史、野史、诗文集、笔记、小说、碑铭中披沙淘金,爬梳整理,搜集西夏史料,或点校宋、辽、金、元、明、清有关西夏著述,但写真情并实境,任它埋没与流传。他研究传统文化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还原历史、再现昔日辉煌,更重要的是对其中蕴涵的积极的、进步的、精华的东西予以新的诠释、转化和改铸,赋予其时代内涵,从而为现代化建设提供精神支撑。正可谓:一代风骚多寄托,十分沉实见精神。

对胡老师其人,钦佩者有之,赞曰:真了不起!年轻有为。不以为然者亦有之,讥笑曰:区区几篇西夏文献的“整理”之作,不足挂齿,尚何言哉?我试图探求胡老师“所能为”的堂奥,问道:“目前世风日下,学术腐败现象严重,你专心治西夏学的根本动机是什么?”他笑答:“学术水平有高低,但在学术人格上都是平等的。搞科研是不断积累和提高的过程,只有量变才能质变,如果带有很强的功利色彩那就不叫搞科研了。”

做教师是当苦行僧,无论身处何种环境都应矢志不渝。学为人师,行为师范,是我追求的人生最高境界。假如人生可以重新选择的话,我仍愿意做一名人民教师。

一所大学的出名和成功,不仅在于环境和校园的美丽,更重要的在于学术影响力。一个学校的学术视野、学术氛围、学术气度、学术胸怀,不仅是一所学校风貌的反映,更重要的是会对学校的发展、学生的培养、学术的成就产生根本性影响。

胡老师一贯重视教学与科研的高度统一,能及时将个人或学术界最新、可信的研究成果运用到教学活动中,以教学带动科研,以科研促进教学。研究生教学指导思想和目标明确,即立足宁夏大学,服务于宁夏文化建设。2005年,宁夏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字学学位点增设古文献学研究方向,胡老师为方向学术带头人。依托基础研究成果,结合宁夏区域和民族特色,将抽象的古文献学理论与方法做了深入浅出的讲解,很好地解决了过去理论研究与科研实践相脱节的问题,同时也激发起了学生浓厚的科研兴趣,督促其养成优良的学风,为其今后从事学术研究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为充分发挥中国古典文献学学科在古代文史研究中的基础作用,胡玉冰老师在课程讲授时能紧密结合个人科研成果,主要以提高研究生整理和研究古文献的能力为主,引导学生积极参与由他主持的国家课题研究。通过这种教学实践活动,鼓励研究生以更加饱满的精神投身到西部地方民族文献的研究中去,为西部地区地方和民族文献整理与研究培养了后备人才,为繁荣西部地区学术研究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成绩。努力为探索有西部地域特色的文科研究生教育培养模式提供了创新平台。

由于所学专业的缘故,胡老师觉得自己做老师不但苦,而且时常感到孤独,有种“苦行僧”的感觉。他至今仍清晰地记着第一次上讲台的情景。尽管师出北大名门,又求学于北师大,但面对台下一百多名学生渴求知识的目光,他还是很胆怯。试讲完课,听课的老师给了他充分的肯定,评价他的课讲得实在,没有花里胡哨不中听不中用的东西。但是胡老师还是深感自己存在不足。在以后的执教生涯中,不论是给本科生合班上大课,还是给研究生一对一讲小课,他都精心准备,认真上好每一堂课,长时间的阅读疲劳使他本来极佳的视力变成了近视。

“来来先上上方看,眼界无穷世界宽。”意为只有目力及于无穷,就会觉得世界也宽阔了。2001年,在胡老师准备考博的关键时刻,他病倒了,这使他几乎要放弃考博,是妻子的默默支持与导师的深切关注使他下决心坚持下去,一边同病魔作斗争,一边复习,终于实现了重回母校深造的夙愿。2006年获北大文学博士,又进入复旦大学中国语言文学博士后流动站,现为在站博士后。

谈到妻子,胡老师满脸的自足和感激,我注意到,他几乎在每一部著作的后记里,都要提到“感谢我的妻子”,并把自己的著作当作“对爱妻的一种回报”。他不但是一个好老师,也是一位好丈夫、好父亲,私底下被他的爱徒们评为“新好男人”。我问他为什么“两读”北大,“四进”名校,还要留在宁大?他深情地说:“人不能太自私,是宁夏这块热土养育了我,是宁大培育了我的妻子又接纳了我,我要感恩。当然,宁大也并非理想中的乐土,但在与国内或国外同行进行学术交流时,我常常以‘我来自宁夏,是宁夏大学的老师’为开场白。妻子有很不错的工作和业绩,我不能自私到只顾自己。做教师是当苦行僧,无论身处何种环境都应矢志不渝。学为人师,行为师范,是我追求的人生最高境界。假如人生可以重新选择的话,我仍愿意做一名人民教师。”

诗云:“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胡玉冰老师近二十年间耐得寂寞,甘坐“冷板凳”,收百世之阙文,采千载之遗韵,观古今之须臾,抚四海于一瞬,十年磨一剑,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用“玉洁冰清”来形容老师,是再恰当不过了。

(作者系经管学院2006级马妍茹)

编校 李璐宏

上一条:生于斯长于斯 止于至善 ——旅美音乐家何建军博士的塞上情缘

下一条:贾舒琦——优秀是一种习惯

【打印】  【收藏】  【关闭】

地址:宁夏银川市西夏区贺兰山西路489号  邮编:750021 宁ICP备010046 
总访问量:
今日访问量:
本月访问量:
总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