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宁大人物>>正文
宁大人物

穿越时空的寻根之旅——访青年古文献研究专家胡玉冰

发布人:  发布时间:2013年04月15日    浏览次数:[]次

胡玉冰近照。 (图片由本人提供)

有这样一项成果,它把散落在古文献中有关宁夏的吉光片羽遴选出来,熔铸成一个全面而系统的历史体系,生动描述了古代宁夏人的社会生活图系。

有这样一个人,他研究和整理的古文献可以带你穿越时空隧道,对宁夏逝去的历史进行一次饶有趣味的寻根之旅。

这项成果是《宁夏古文献考述》。作为一项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成果,今年上半年结项时获得优秀等级,成为全国社科界关注的热点,鉴定专家评价说:“选取这样的对象作为研究内容,需要极大的勇气和耐心。我很高兴地看到,宁夏有人做出了这样的成果,为宁夏古文献摸清了家底,这个成果可以称为宁夏古文献研究的基石之作。”

这个人是这项“宁夏古文献研究的基石之作”的作者——宁夏大学西夏学研究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胡玉冰教授。

“做文献研究,就要能忍受寂寞,甘坐冷板凳”

穿越时光隧道,抖落历史尘埃,一部部古文献成为宁夏各个时期的记忆底片,而胡玉冰正是希望通过整理与研究这些记忆底片探寻回放宁夏的历史,这是一场带有寻根意味的文化之旅。可这场穿越时空的寻根之旅并不像小说、电影和电视剧中的穿越那么浪漫,它充满了艰辛、枯燥和寂寞。

“做文献研究,就要能忍受寂寞,甘坐冷板凳。”胡玉冰说,他的治学之旅,就是埋头于故纸堆中,徜徉在宁夏古文献的海洋里,享受学术研究的“枯燥”及内在深藏谜团的各种挑战和乐趣。

1987年,对古汉语有浓厚兴趣的18岁少年胡玉冰,以全区语文单科第一、总分第四名的优异成绩,被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古典文献学专业录取,成为中国最高学府在宁夏录取的第一位古文献专业考生。1991年,胡玉冰从北京大学毕业后回到宁夏大学工作,从事地方与民族文献整理研究及教学工作。面对卷帙浩繁的宁夏古文献,胡玉冰深感迷茫,无从着手。所幸的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苦苦思索,以及前辈学者的点拨提携,曾经迷惘的胡玉冰终于对自己的研究方向有了准确把握,即以整理研究富有浓郁宁夏地方和民族特色的文献为主攻方向,以汉文西夏文献、西北(陕甘宁)地方文献、回族文献等为中心,从整理研究地方民族文献的视角解读中国传统典籍的文化价值,并将该研究与促进学科发展和人才培养工作紧密结合起来。方向既明,胡玉冰便义无反顾地踏上了漫漫学术征途。

胡玉冰对古文献研究情有独钟,他是一位不知疲倦的追求者。从北京大学学士,到北京大学博士,再到复旦大学博士后,他在追逐梦想中经历了一个坚持不懈的奋斗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北京、上海等地一些高校和研究机构向他伸出了橄榄枝,邀请他加盟,可胡玉冰毅然决然地回到了宁夏大学,继续埋头于地方民族文献整理与研究工作之中。

说起这段在外人看来“不可思议”的经历,胡玉冰有着自己最简单却最可贵的理由:作为宁夏第一个科班出身的古典文献学专业研究人员,研究家乡古文献,责无旁贷,义不容辞。“我一定要用自己所学为家乡文化建设贡献一份力量,为养育我的这片热土播撒一颗文明的种子。”

向历史更深处探寻古宁夏足迹

提到古文献整理这门学问,很多人脑海中可能会浮现出皓首穷经的年长学者形象。但胡玉冰是一位刚刚40岁出头的青年学者。20多年来,他置身于浩如烟海的文献典籍里,向历史更深处探寻古宁夏足迹。

学术研究中的“大视野”与“小切口”,于故纸堆中潜心治学,使胡玉冰收获了丰硕的学术成果,“汉文西夏史籍整理与西夏文化研究”“宁夏方志整理与地域文化研究”“宁夏历史人物著述整理与研究”“宁夏出土文献整理与研究”“宁夏典藏珍稀文献整理与研究”“回族文献整理与阿拉伯伊斯兰文化研究”等有着重大学术价值的研究课题全面开花,学科研究范围涉及西夏学、民族学、历史学、回族学等。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2007年7月,胡玉冰主持完成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成果《传统典籍中汉文西夏文献研究》,入选《国家社科基金成果文库》第二批10部优秀成果之中,成为西北高校社科界首位获此殊荣的学者。

胡玉冰立志通过自身努力,要在自己专长的研究领域为宁夏学术在全国争得话语权和影响力,为宁夏学术发展繁荣尽一份力所能及的责任,《宁夏古文献考述》完成了他的心愿。

胡玉冰常说,古文献整理与研究要力求无征不信,因而须心细如发。开展地方与民族文献整理研究项目,最大的挑战在于原始资料的获取。古代文献资料在传世过程中常会不同程度地存在“失真”现象,所以,尽量目验原版文献,从中获取最直接的一手信息资料,是对古文献研究者最基本的要求。为完成好课题,胡玉冰“沙里淘金”,查阅过上千种古文献。辛勤的耕耘最终结出了学术硕果——《传统典籍中汉文西夏文献研究》及《宁夏古文献考述》,而《西夏书校补》《清真指南校注》《西夏书事笺证》等古籍整理著作正在完成中。

在历史底蕴深厚的宁夏开展学术研究,胡玉冰亲身体会到了其独有的优势:地方与民族文献整理研究多处于起步阶段,加之地域文化类型丰富、待开垦的处女地多,以及国家层面的政策倾斜,使得研究者易出学术成果。但在宁夏进行古文献研究,劣势也十分明显,宁夏本土馆藏的宁夏古文献数量较少,大量的宁夏古文献散藏其他省区及国外,这导致普查及复制文献的过程异常艰苦。

2006年申请立项的“中国西部地区古文献普查及其文化价值研究——以宁夏地方和民族古文献为中心”所普查的古文献不仅涵盖宁夏境内所藏古文献,还涉及中国国家图书馆、南京图书馆、广东中山图书馆、甘肃省图书馆等所藏关于宁夏的古文献,胡玉冰还在日本国会图书馆、东洋文库、京都大学等处查阅到13种原版宁夏古代志书等。经过6年打磨,该项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于2012年1月以“优秀”等级结项。鉴定专家认为,该成果不仅为全面分析宁夏古文献提供了坚实的资料基础,还对全国范围内各省区的古文献研究具有借鉴意义。

“学术创新是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繁荣发展的不竭动力,惟有不囿陈说、不断创新,方能产出有原创性和较高价值的学术精品。”胡玉冰的肺腑之言,道出了学术研究的精髓。2012年,宁夏社科界再传喜报,胡玉冰连续获批两项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这在宁夏历史上还是首次。

“根之茂者其实遂,膏之沃者其光晔”,在胡玉冰看来,文献整理与研究是一项实践性很强的科研工作,这一领域产出精品的速度很慢,十年都有可能磨不出一剑。尽管如此,祖国传统文化典籍整理与研究意义非凡,它能使老祖宗留下的宝贵精神财富通过整理与开掘,焕发出新的生命。“翠叶红花知春到”。党的十八大提出,要建设哲学社会科学创新体系。背负着这一光荣与梦想,胡玉冰和他的研究团队又踏上一段更为精彩、更为辉煌的寻“根”之旅……

上一条:为了山里孩子的梦想 ——记感动宁夏2012年度人物张方鼎校友

下一条:杜建录:宁夏首位“长江学者”的西夏学之路

【打印】  【收藏】  【关闭】

地址:宁夏银川市西夏区贺兰山西路489号  邮编:750021 宁ICP备010046 
总访问量:
今日访问量:
本月访问量:
总点击数: